南欧米迦

疯疯癫癫,词不达意,遣词造句,不知情理
LOFTER头像作者:九河


我是伯爵的莎乐美,我不必学会七纱舞我也能拥有凉薄嘴唇的亲吻。
我亲吻着苍白的皮肤一如大理石的冰冷,我抚摸的是石膏的艺术品,我所仰慕和亲切的,是伯爵赐予的知识与奖励。
所有人的手都在金币和银币之间翻涌,那些或黑或白的躯干是断截一样的树枝,凭欲望滋养,以鲜血为食。
我站在财富的彼岸上,用黑丝编造金冠,囚禁暗红的玫瑰。
伯爵永远手握美酒,他眺望的永远是电闪雷鸣的山头,他叹息的永远是兴奋结束的余音。
直到——
有塞壬的尾巴划破我们花园的湖面,有狮鹫被长枪钉死在新修的藤架上,有宁芙被迫向土地献祭血液。
属于Quintus的极夜已然降临。
伯爵右手紧握冰冷的钥匙,左手向我邀请。
我虔诚亲吻他的戒指,我无法拒绝那摄魂夺魄的容颜,无法拒绝那抽丝剥茧的愉悦,无法放弃命运赋予我在极夜庇护下勇猛前行的机遇。
赞扬极夜的面纱与消失的疼痛,夜枭也将从夜空滑落。
月圆与否和烛火的摇摆有关,滑腻的柔软与相爱的缝隙有关。
我不能在十字架下祈祷爱情与永生,我即将手握开合的逆十字丈量生命的长短。
滴落的液体在石板开花,情愫在生长,觊觎美丽的心脏与多彩的眼神,轻柔的拥抱像是在阳光下被万物谅解。

艾尔薇拉,我的小精灵。
我明天将送你一颗红宝石。
一颗红色的,从额头上摘下来的宝石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