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欧米迦

疯疯癫癫,词不达意,遣词造句,不知情理
LOFTER头像作者:九河

【原创】《coniferous forest/针叶林》

兰博基尼小段子
《镜子》
莱戈拉斯一天不小心把他家最大的那面穿衣镜磕碎了。
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真的不是有意的……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是穿衣镜自己磕倒了要讹我……
莱戈拉斯看了看,龟裂的穿衣镜,脑内各种算盘打了一遍,最后想想还是把它的碎片看看能不能黏回去把,粘的好一点说不定父亲不会注意穿衣镜边边角角的问题,毕竟人的影像才是穿衣镜的主题。但是按照父亲每天正衣冠的时间和仔细度来说………………逃过他的眼线也真是维拉在上。
莱戈拉斯小心翼翼的收集起来,不敢惊动任何一个仆人,作死的事情不能让别人发现了啊。小孩子就那么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捡起一片一片碎镜子,还要当心划到手。
这些碎镜子真可怜,他们小小的本来是一个整体把世界较完整的倒映出来,可是现在呢,世界不再完整而是分割开来,每一点碎镜子里面藏匿着一个相同的世界,他们是一样的却互不联系,把他们拼接也不可能再是同一个世界了……
莱戈拉斯这么想着捧着碎玻璃块,对着镜子破损的地方发呆。因为镜子的缺损而露出小面积黄铜镜托,然而有白色的一角突兀的出现在黄铜镜托所露不多的面积上。maybe,是说明书?莱戈拉斯歪着脑袋想了想,有谁不会用镜子?!还需要说明书?这简直天方夜谭。maybe,是谁的情书?不不不,谁把情书藏在镜子后面……
“我知道了!!”莱戈拉斯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扔开那一些玻璃块,也不顾那些可怜的小东西一碎再碎的苦楚,直奔他父亲的书房。
瑟兰迪尔看着他儿子急匆匆的赶来,告诉他,他最喜欢的镜子被打破的时候,瑟兰迪尔的眉毛跳了跳,但是接下来儿子说的话,就更是让瑟兰迪尔坐立不安。所以他直接拽着儿子的手回到破损的镜子前。
严厉的让莱戈拉斯站远点之后,抄起手边的瓶瓶罐罐猛的砸向可怜的镜子。
镜子啊镜子是多么的可怜,他在发狂的美人面前被残忍的开裂,分裂的世界在不同块的玻璃上期期艾艾的显形,在零零落落的洒落下来,和其他镜子块一样安静,一样反射世界……但是他们毫无联系……哪怕曾经是整体……
瑟兰迪尔的俊朗的脸颊被一小片玻璃划伤,但是他丝毫不在意血珠的渗出。他决绝的样子有点让莱戈拉斯害怕。
最后大块的玻璃后的世界被解放出来,那是一幅画像,几乎和镜子一般大。
上面描绘了一个黑发青年低眉,轻阖双眼,暗嗅一捧圣洁百合的画面。作画的颜料是油彩,青年墨绿色的袍子犹如静水深澜,柔和的蓝色,洁白的云,和远处的一只白色鹿角。
“我永远望向你,瑟兰迪尔。
就在那里。
我永远爱你,瑟兰迪尔,
就在那里,
你每天都可以看见。”
一首署名L的小诗在画的右下角。
这就是画的全部。
这就是这个城堡藏匿着的有关Loki的秘密。
这个就是曾在莱戈拉斯睡觉前,给他讲过故事的精灵。
这个就是曾经与瑟兰迪尔相伴的少年。
这个就是消失在白色方格间的忧郁的,却又是深情的灵魂。

评论(4)

热度(23)